江苏省启东市荷展轻食沙拉的 - www.ywjljx.com.cn 收藏 联系我们

越来越多专家开始关注黎医黎药

2020-06-22 10:12

更为重要的是,他带领所在团队对黎药植物进行了生物活性筛选和有效成分的研究,迄今已发现见血封喉、牛角瓜、沉香、海南地不容等20余种具有强抗肿瘤、抗菌、抗艾滋病毒等活性的植物提取物,以及100多种新的天然产物,为黎药的产业化提供了科学依据。

他的研究团队已经利用菠萝蜜具有醒酒的生物活性,研究开发了具有解酒保肝功效的海蜜速溶茶和海蜜胶囊;利用海南药材益智研究开发了具有提高人体免疫功效的益智保健酒;利用海南产灵芝研究开发了具有提高改善睡眠功效的灵芝胶囊等产品。

民族医学,指的是各民族的传统医学理论、治疗方法和保健习俗。在我国,民族医学渊源流长,门类众多,耳熟能详的六大民族药有苗药、藏药、蒙药、维药、彝药、傣药,而黎医黎药是海南独有的民族医药。

而且黎族同胞民风纯朴,行医多是为本民族服务,经济观念淡薄,没有像其它兄弟民族那样,对植物药进行大规模地筛选、种植、推广、加工、销售。

研究会在内部设立了技术委员会,对黎族民间医药秘方的组方开展药性、药效方面的研究,经过对民间配方的药味配伍进行增、减、替换等修正工作,优化组方100多个;通过多年的收集整理,研究会还出版了《黎族民间

戴好富是近几年研究黎医黎药方面崭露头角的专家。他从2005年着手研究黎族医学,几乎走遍了所有黎族聚居地区,开展黎药资源调查,并淘到了一批非常珍贵的记录黎族医药的小手册。比如:1959年的《中医验方录选》、1969年的《常见中草药》等。

医药集锦》第一集。书中收集300多种草药,附有300多张照片,全书分治疗肝炎疾病类药、消化系统疾病类药、泌尿系统疾病类药、骨科疾病类药、风湿坐骨神经疾病类药、呼吸系统疾病类药和毒蛇咬伤疾病类药等共13类。

难能可贵的是,近几年来,开始有专家进行黎医黎药的研究,他们收集黎医验方,寻访老黎医,用现代科技手段,分析黎药的化学成分、生物活性物质等,并尝试利用黎族验方,开发黎药。

目前,热科院生物所正在利用国家研究课题,建设黎药园。“黎药园将分为药用花卉、药用蔬菜、抗癌植物、常用黎药、珍稀黎药等多个分区,现在已收集到黎药植物300余种。”戴好富说,黎药园的目标是收集600余种黎药植物,为黎药的产业化储备种质资源。

“这些手册都是当时驻五指山区的部队军医,走访老黎医,收集到的黎药验方。”戴好富说,这些小手册是他从琼中、白沙、五指山的民族地区,从黎医手上收集来的。

她于1998年发起组织筹备“黎族民间医药研究协会”,几经周折,后经海南省民宗厅于2001年12月6日批准在五指山市成立了“海南五指山黎族民间医药研究协会”。研究会成立后,立即走访民间老黎医,全力抢救、收集黎族民间医药秘方;同时,以民间知名老黎医为对象发展协会会员。

这位精明能干的黎族妇女,从祖母处学习黎药,又因为曾在卫校接受过较为专业的现代医学训练,所以,她开始以较为现代的方式来研究黎医黎药。

由于没有文字,黎族医学看似没有系统的理论论述,但它却是博大精深的。单凭少数觉醒起来的黎医的自救,仍是难以形成气候。

记者随手翻看了一下,这些已经发白、卷边的小手册上,记录着许多黎药名称,以及药性、药效、使用方法等,像黑面神、山黄皮、破布叶、地胆头、马樱丹、木别子等,都是黎族常用药材。

于是,小部分觉醒起来的黎医开始自救。他们依靠自己的力量,努力扩大黎医黎药的影响,复兴黎医黎药。

在海南,较早进入黎族医学这一领域开展研究的是原海南医学院药学系主任刘明生教授,他于2002年组建了“黎药抢救和发掘课题组”,课题组在近七年的探索研究中遍寻黎族名医,深入

山区采集了黎族常用药用植物150余种,并编辑成我国第一部黎药学专著《黎药学概论》。遗憾的是,在刘明生对黎医黎药的研究刚入佳境时,却因故中断了。

黎医黎药的口口相传,在现代医学的冲击下,使得有数千年传承发展的黎族医学趋于式微,而且随着交通通讯的改变,民族之外的文化和生活方式也被带入从前相对封闭的黎族村寨里,随着黎族年轻一代观念的更新,对城市生活的向往,也使很多即使有后代的老黎医也面临传承无人的困惑。

事实上,黎医的研究,黎药的开发,靠杨丽娜这样的黎医群体和戴好富这样的专家,远远不够。产业要发展,产业要做大做强,政府才是最重要最大的推手。

“黎锦作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前得到了有效的保护和开发利用。黎医黎药也是宝贵的民族遗产,它的抢救与开发利用,可以效仿黎锦。”戴好富呼吁:政府要重视黎药产业的发展,支持黎医的传承,加强黎医黎药的科研,制定优惠的产业发展与扶持政策,设立黎药专项研发基金,集中物力、财力、人力,研发出一两个黎药的拳头产品,打响黎药品牌,振兴黎族医药,让神奇的黎药在为人类健康服务的同时,为海南创造巨大财富。(记者 范南虹 通讯员 林红生)

相对其它民族医学,起步虽早的黎医黎药在现代医学发展中远远落后了。

从手册中随便选取一个验方,从其用法上就可以体会到黎族医学的神奇之处:治疗扭伤,将适量三桠苦切碎加热,加入酒精适量,调合,每天一次,外敷伤处6-8小时,即可痊愈;还有治疗哮喘,是将蝙蝠用泥封固,烧成炭研末,再用其它草药煎水冲服。

“近几年来,越来越多专家开始关注黎医黎药,渐有相关著述出版,使黎医黎药总算有正规的出版物可查阅。不管力量大小,多少让人欣慰。”戴好富介绍,中国民族医药学会名誉会长诸国本,在对海南进行实地调查之后,也形成了《五指山区黎医药———海南岛黎族医药调查报告》,戴好富自己也编写了《黎族医药》第一册和第二册,第三册也即将出版,他还计划将收集到的黎族验方整理归纳,编写出版《海南黎族民间验方》一书。

民族医药不仅治病救人,还是一个大产业。2010年西藏全区以藏药生产为主体的藏医药工业产值为6.5亿元人民币,而且西藏还规划大力发展藏药产业,到2015年,产值要翻番到20亿元;贵州苗药发展势头更是喜人,2010年,苗药总产值为108亿元,居全国民族医药产值之首,苗药品种达106个。

杨丽娜的梦想,是要将本民族的医学财富发扬光大,让黎族医药造福人类。

91岁老黎医蓝生仁的后代也在尝试。他的孙子蓝章巍继承了爷爷的医术,蓝章巍在海南医学院一位专家的帮助下,在治病时,开始学习写病例,尝试将爷爷掌握的验方、黎药,用文字记录下来;蓝生仁更小的年仅13岁的孙子蓝章山更是迷恋黎族医药,他对爷爷的医术非常崇拜,小小年纪跟着爷爷学习,立志长大学医,让黎医黎药“为更多人治病。”

所幸,近几年来,黎族医学的价值被更多人认识,少数觉醒起来的黎医开始自救,本民族之外的一些专家也开始研究黎医,他们通过整理黎药、收集黎族验方、编写黎族医药书籍等方式,探讨黎族医学的复兴发展之途。

“黎医黎药也是我国民族医学中的瑰宝,只是它的价值还没有被人们充分认识。”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研究员戴好富痛惜地说,黎族医学中很多验方被证实疗效独特,也有很多治疗疑难杂症的好药。比如,非常有名的三九胃泰、枫蓼肠胃康,其配方就来自黎药。

“苗药是年产值上百亿的产业,海南黎医黎药相形见绌。”戴好富认为,黎医分散于民间,缺乏组织,得不到政府资金上的扶持和帮助。如不及时挖掘、整理及研究,势必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失,这对传统民族医学的发展将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就目前来看,相关部门对黎医黎药的重视和扶持远远不够。别说产业发展,就连黎医执业的困境都没有得到有效解决。《执业医师法》规定,从事医疗活动的人员必须具有从医资格,黎医虽有丰富的临床经验,文化程度却不高,无法完成执业医师应试,一旦从事医疗活动就可能被称为非法行医。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黎族传统医药利用与研发。